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袖手旁观

很难受

永远在这儿


希望6级顺利考过


昨天再图书馆待到快关门

很充实


 
 

我真的喜欢你

导弹就捣蛋

 

下午的时候一直幻想一个场景 冬天 大树底下 我们面对面站着 我叫他过来 他就过来 然后我就把脸埋在了他的大衣里 他问我怎么了猪 我说别说话让我抱抱 我就双手抱着他腰 他便不再多说 一只手抱着我腰一只手温柔的抚摸我背 他说乖啦乖啦 不是有我吗 他穿的是黑色的外套 棕色的短靴 想着内心就一股暖流涌过 等我找到他 我一定会踢他膝盖踩他鞋尖 看他疼得抱脚跳的样子 然后张牙舞爪的走在他前面对他说 你个猪怪我咯 只怪你这么晚才来到我身边

 

我想我就要死了

在某个破晓